新冠疫情:法国开启针对政府责任司法调查

随着新冠疫情危机逐步减退,法国解禁措施正在加快,经济社会生活按部就班恢复正常之际,政府除面临的是经济大幅下滑,失业率激增已经全方位的纾困措施的巨大压力外,司法领域也开启了疫情相关民间追责起诉的全面调查,以釐清政府的刑事责任。巴黎检察官海兹宣布将调查法国政府新冠疫情危机的处理方式。

短短三个多月,新冠疫情就在法国夺走了近三万条生命,严格的居家隔离措施起到了有效遏制疫情的效果,政府5月中旬以来逐步解禁措施让民众得以走出了疫情阴影,谨慎开始正常生活。但就心态而言,法国大多数人认为现在还不是宽恕的时候,他们认为在与其他国家相比,法国政府采取的预防和抗疫措施都不够到位。

法国政府疫情危机处理饱受批评,除了医生协会代表曾与3月份向法国共和国司法法院提交一份申诉状,告总理菲利普和前卫生部长布辛没有及时采取措施阻止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流行的案件外,法院已经接到个人、协会、工会、民间连署等40起申诉案。巴黎检察官海兹(Rémy Heitz)向法新社表示,周二(6月9号)已针对政府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处理方式展开大规模初步调查,并朝“非自愿误杀”或“将他人之生命置于危险状态”的方向侦查。这项调查是对巴黎检察官办公室在隔离禁足期间收到投诉的首次司法回应。调查工作委托“消除对环境和公共卫生的破坏”(Oclaesp)中央办公室进行,目的是釐清政府的刑事责任。

这些投诉是由受害者的亲属,专业组织或在通过plaintecovid.fr网站上的“请愿程序”中联署成功的案件。案件的投诉对象包括法国官员甚至公共法国卫生部门在新闻媒体的第一线以行政官员,特别是卫生局长纪约姆 萨罗蒙(Jérôme Salomon),也包括监狱管理局和劳工部。但是,这项庞大的全国性调查与有大量新冠肺炎死亡案例的养老院危机管理无关,迄今为止,养老院相关涉嫌管理漏洞和问题是地方调查的对象。更具体地说, 新的调查与对流行病管理的主要投诉有关,包括工作场所的防护措施,防护口罩和测试剂的提供等。

巴黎检察官办公室的调查继续收到新的投诉,该调查针对“非自愿杀人罪”,“非自愿伤害”,“危及他人生命”,“自愿放弃抗灾”而展开, “未能协助处于危险中的人”。

尽管有些人谴责了现任行政官员缺乏预防式措施的管理方式,但此次调查的对象却不包括豁免刑事责任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部长级官员,政府官员刑事责任由共和国法院审查,在这个领域,至今也已经收到了80宗投诉。

巴黎检察官海兹对法新社说:“刑事调查不是为了界定政治或行政责任,而更是要发现可能的刑事罪行。”他解释说。“如果可以假设的确存在刑事过失,则很可能是无意中的过失。然而,法律为确立这些罪行确定了非常精确的条件:必须要有证据证明是“错误”,而非只是轻率或疏忽。根据检察官的意见,如果将这些调查归为一组,就可以就该疾病的科学知识,筛检和口罩供应等问题建立共同的文献资料库。海兹先生还强调说,“对于这种类型的犯罪,刑法明文规定“必须根据决策者在决策时所拥有的手段和知识来评估”决策者的责任”。

海兹称他期望在特殊的“历史局势”下做出“可观的”工作,“这是危机全面爆发期间第一次提出申诉”,他也指出,到目前为止,法国在包括“受污染的血液和石棉危害等重大公共卫生案件中,司法都是在事后才启动介入。

针对在隔离禁足期间,原告律师对他没有立即展开调查的指责。但检察官强调说:“我们有决心让这个调查要,但必须谨慎。”

目前已经有多个声音提出要求任命一名独立的调查法官来进行调查。 “新冠受害者”协会在公告稿中说,“这是一个质疑政治权力的案子,却由一个“依附”于政治的检察官来进行调查是完全不正常的,即使是初步调查也会对调查立刻造成限制”。之所以有这种说法,是因为2018年总统府爱丽舍宫被指涉入海兹任命案。

紧急情况小组的意见也相同,该小组呼吁“由独立法官而不是由起诉人进行深入调查,以符合所提出问题的高度”。

刚才提到,今年三月,疫情爆发之初,三名医生已经向唯一可以审理在职政府内阁成员的司法机构——法国共和国司法法院提交一份申诉状,医生们认为,总理菲利普和前卫生部长布辛早已意识到灾难而且完全有采取措施的能力,但他们选择了不执行。如果罪名成立,被告可面临监禁两年和三万欧元的罚金。

Profitez de nos meilleures promotions en Asie

相关新闻

Leave a Comment